首页 > 世界杯历史回顾 >

巴西名宿:C罗=史上最佳门前终结者 与梅西哪不同

2018-05-24 12:34

巴西名宿:C罗=史上最佳门前终结者 与梅西哪不同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托斯唐是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星之一,他曾经是球王贝利最好的队友。巴西著名记者和作家阿尔曼多·诺盖拉甚至这样评论两人之间的搭档: “贝利和托斯唐之间的配合证实了上帝的存在。”

  比赛中受伤,他左眼视网膜脱落,做了两次手术。1973年,26岁的托斯唐不得不过早挂靴。告别绿茵之后,他考上大学,专心学医,成了一名医生,他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发现人身体和灵魂的秘密。

  只是到了1990年,托斯唐才又重返足球。不过,他不再是像当年那样驰骋绿茵,而是成为电视台的足球评论员。托斯唐也擅长写作,他也成为巴西最著名的足球专栏专家。

  日前,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参加葡萄牙足协组织的“足球谈话”国际会议,托斯唐接受了葡萄牙媒体的长篇专访。

  1970年世界杯上的托斯唐

  问:你还记得你作为职业球员的最初时光吗?

  答:年仅16岁时,我已经成了克鲁塞罗一队的主力。在那之前,我在米纳斯吉拉斯州美洲俱乐部青年队踢球,我还在克鲁塞罗室内足球队踢,也在我父亲的球队踢。十四五岁时,我代表米纳斯吉拉斯州美洲队两夺青年赛事冠军。16岁时,我去了克鲁塞罗,开始了职业球员生涯。那是一个很短暂的生涯,只持续了10年,因为我不得不停下来。我的眼睛出了事故,球打到了我眼上,医生建议我别再踢球了。职业生涯10年,9年奉献给了克鲁塞罗,另一年是效力达伽马。

  问:克鲁塞罗因击败贝利的桑托斯而名声大噪。对阵球王的球队感觉是怎样的?

  答:我和迪尔塞乌·洛佩斯,我们是同时涌现出来的,我们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他比我大一岁。皮亚扎年龄稍大一点,但也在同一时期崭露头角。那是一支伟大的球队,克鲁塞罗在那个时期5次夺得米纳斯吉拉斯州冠军,1966年拿了巴西杯冠军,现在那个巴西杯也被承认为巴西冠军了。那个巴西杯,参赛队是各州的冠军,决赛是对桑托斯。桑托斯当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球队,可以跟本菲卡相抗衡,有史上最伟大球星贝利,但我们却赢了他们。我们不仅夺冠,还赢了两场令人难以忘怀的比赛。首回合,在贝洛奥里藏特主场,我们6比2大胜。一支青年军6比2赢了贝利的桑托斯,那令人难以置信。次回合,在圣保罗,我们开场后0比2落后。尽管面对桑托斯球迷的敌意,我们还是3比2逆转取胜。那是光荣的时刻,那两场比赛也非常精彩。当时,桑托斯已经显示出衰落的迹象。他们的球员老化了,已经不再是几年前击败本菲卡的那支桑托斯了。

  问:之后,在1970年巴西队中,你与贝利并肩作战。那支巴西,所有人都认为是史上最好的球队。

  答:我打的第一届世界杯是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当时我是贝利的替补。葡萄牙击败巴西那场比赛,我没有上场,我坐在替补席上。之前一场比赛,对匈牙利,我上场了。巴西也输了。贝利没上场,我进了一个球。从那以后,尽管年仅19岁,每次巴西队征召,我基本上都能入选。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对于我来说,对于巴西足球来说,都是巅峰和辉煌时刻。因为那是一支令人难以忘记的巴西队,被很多人认为是足球史上最好的球队。我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但那绝对是一支出色的球队,除了贝利,还有里维利诺、热尔松、卡洛斯·阿尔贝托和雅伊尔津霍。我也在那支巴西队,但他们几个更伟大。他们可以跻身巴西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球员行列。直到今天,看过那支巴西队比赛的人还爱它。谁没看过,也会听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讲起1970年的那支巴西队。我当时踢的不是我惯常的位置。在克鲁塞罗,我是一个从中场杀到前场的球员。我就像个进攻中场,从后面插上。在巴西国家队,我的位置被调整了。在巴西队,我不能再踢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是属于贝利的。于是我只能在贝利身前踢,像一个中锋。那是我唯一一次踢中锋,但我觉得我是个“给人提供方便者”,我给贝利、雅伊尔津霍、里维利诺和热尔松提供了方便,让他们踢得更容易。我顶在所有人的前面,任务是让他们踢得更容易。我出现在适当的位置,给他们传球,为他们扯开空当。我觉得那个职责是我应当在巴西队中扮演的,那对巴西队整体都有好处。当时,主教练扎加洛觉得我应该给贝利做替补。不过,他试验了双中锋战术,让达利奥和罗伯托打双中锋,可他俩跟不上贝利和其他人的节奏。1970年世界杯上,扎加洛决定让我当主力。扎加洛走到我跟前,问我可不可以打那个位置,不用后撤那么多。我跟他说,我不是个中锋,也不像在克鲁塞罗那样是个中场,在巴西队,我可打的是“组织中锋”。

  问:你所说的“组织中锋”是不是跟现在叫的“假9号”有点像?

  答:我不喜欢“假9号”这个叫法,我是巴西国家队中锋。当一名中场球员被派去打中锋时,他是场上位置最靠前的球员。如果他位置最靠前,而又在中路打,那么就可以叫他中锋。有各种各样类型的中锋。有的只在很短的空间里活动,只是为了射门。还有典型的中锋,通常他们身材都很高,他们射门技术都很好。还有的中锋在整个球场跑动,有时到左路,有时到右路,还回撤接球。有的中锋很灵活,技术好。历史上的伟大中锋——罗马里奥和罗纳尔多,当代的伊布拉希莫维奇,甚至C罗也可以算上,他现在踢得更靠近禁区,以便能充分利用他出色的射门技术——是那种跑动非常多的中锋,他们参与比赛,跟队友传球配合……苏亚雷斯就这样踢,他有时到右路,有时到左路。这些是伟大的中锋。不一定是那种固定在前面的才算中锋。相反,那种中锋一般不是伟大的中锋。

  问:1970年世界杯之后没过几年,你就不得不退役。你还记得你得知自己不得不退役消息的那个时刻吗?

  答: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那是在1973年,那是我第二次做手术。1969年,我第一次做手术。我完全康复了,我踢了1970年世界杯,我继续在克鲁塞罗踢球,之后又去了达伽马,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是1973年,出乎我的意外,我又重新遇到了问题。我做了手术,从一开始,医生就跟我说,要想重新踢出原来水平的足球已经很难。除此之外,还有眼睛再次被球踢到或者被人肘部击到的危险。于是,在我接受观察的那6个月,我就开始为退役做准备。不是有一天医生来了,告诉我:“你不能再踢了。”不是那样的。在他跟我说之前,我早已意识到了,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因此,他对我说我不能再踢球了那天,我当天就回了巴西。当时我是在美国做的手术,也是在那里进行恢复。第二天,回到巴西,我就报了一个备考班,准备考试上大学了。1975年,我上了大学。

  问:为什么要学医?

  答:我也有疑问,我曾在心理学和医学之间犹豫不决。因为我是个内向的人,直到今天我依旧内向。我是一个喜欢读哲学书的人,我对人、对人生的奥秘很好奇。我想对于人生是什么有一个更好的了解。我之所以选择医学,是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理解人的身体和灵魂。如果学心理学的话,只停留在灵魂的层面。后来,上了医学课,我才知道医学更多地是一门关于身体的科学。我成了诊所医生、大学教师,我还学习医学心理学,因为我喜欢那个领域。我学了身心疾病学、医学心理学和心理分析学,我做了自己的分析。

  问:人们把你看作球员托斯唐还是医生托斯唐?

  答:这是我从医遇到的一个难题。为了减小这个问题,我中断了与体育领域的任何接触。我不接受采访,也不参与和我球员生涯有关的任何新闻报道。我是故意那样做的。我不是为了把我的故事分成两个,而是为了不让一个影响到另一个。我想跟其他人一样,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生。不可能绝对都分开,但我做了很多努力。跟我同学的学生们非常尊重我的这个意愿,在那里,我想做个普通人,他们也把我当作他们中的一个来对待。老师们也理解我,就连患者们也理解我。

  问:1990年代,作为专栏作家,你重返足球。原因是什么?

  答:突然之间,我开始更多地看足球。有人邀请我去1990年世界杯,让我为一家巴西电视台做评球嘉宾。我甚至都有点吃惊,因为突然之间,我就请了假,暂时告别了我的医生工作,作为嘉宾去了世界杯。我评论了几场,人们挺喜欢,他们想让我写足球。于是我就开始写,但还是有点拿不定主意,因为我当时还没想过足球会重新成为我的职业。写得越来越多,到了某个时间点,我最终决定重返足球。除了喜欢足球,也还有其他一些个人细节,让我觉得重返足球是值得的。我开始只写足球,我不喜欢在电视上抛头露面。我已经写了20年,我喜欢写。我的生活重新又成为了足球,我得了解足球的信息,那样我才能写好。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足球生活。

  问:当医生的经历影响了你看足球的方式吗?

  答:帮助很多。我做医生的整个经历,我的生活与阅读联系紧密,我喜欢哲学、心理学,喜欢研究人的行为举止,所有这一切都对我写足球有帮助。我尝试着用一种把技术层面的东西和人文层面的东西结合在一起的语言写足球,我对事情有更宽广的视角。

  问:你怎么评价现在的巴西足球?

  答:大概是最近14年,巴西足球经历了下滑期。在踢球的方式上落后了,因为足球在整体战术方面有了巨大的进步,但巴西没能跟上。伟大球员也变少了,巴西依然能生产出数量众多的球员,因为巴西国家很大,所有人都喜欢踢足球,但是伟大球员的数量下降很大。在巴西国内,在足球组织和管理上也有一系列严重的问题,非常混乱,组织得非常差,能力上也很差。甚至还有经济上的因素,因此欧洲豪门球队把主要的球员都给弄走了。这导致巴西足球水平大幅下滑,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1比7输给德国成了顶点。当然了,巴西队不是那么糟糕,德国队也不是那样的精彩,但最终的比分有着象征性的意义。从2014年起,出现了巴西足球复兴运动,但它还很微弱,很腼腆。实际上,这一恢复过程只是在蒂特出任巴西队主教练之后才发生。从2014年直到去年,巴西足球在国家队层面依旧很差,巴西国内足球的问题依旧存在。现在在组织和管理上还是很混乱,但由于巴西很大,组成一支由二三十名好球员构成的好国家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巴西组不成一支好的国家队,这基本上不可能。但是巴西足球不只是一支国家队。问题还是老问题,但确实打造出了一支出色的国家队,就像德国队、西班牙队、葡萄牙队和法国队那样。所有的主力都在欧洲踢球,巴西队重新具备了竞争力,因为球员们在欧洲学会了踢现代足球。

  问:你关注葡萄牙足球吗?

  答:我承认,我看国际比赛比较多,但我们也得承认伟大的球队和伟大的球星都不在葡萄牙。C罗在皇马,巴萨、拜仁和曼联的比赛我几乎每场都看。我没时间看所有比赛,但我看本菲卡和波尔图的比赛,尤其是当它们打欧冠联赛时。我非常关注葡萄牙国家队,去年法国世界杯,葡萄牙队历史性夺冠,它的所有比赛我都看了。

  问:你怎么评估C罗?

  答:当然了,他会作为巨星留名青史。我说不好他会排在前五,排在前10,还是会排在前15。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会作为最伟大的球星之一进入历史。十年间,他和梅西是世界足坛两个最伟大的球员。毫无疑问,他们两个都是史上巨星。C罗可能是整个足球史上射门技术最好的球员,他进了很多球,所有方式的进球都有。他拥有一位伟大终结者应当具备的所有技术。他没有梅西有的东西,比如,他不具备除了能进很多球,还可以成为比赛组织和构建者的能力。梅西能盘带过人,能助攻,可以扮演组织者角色。而C罗是一个从前场到球门的现象级球员。能够看到他俩踢球很荣幸,就像看到贝利、加林查、尤西比奥、齐达内和其他足球史上伟大球星踢球那样。

  问:足球专栏作家托斯唐会怎样评论球员托斯唐?

  答:我有这种能力,可以让我离开我自己,去分析作为球员的自己。我是一个出色的球员,对此我深感自豪。但我不是假装谦虚,我跟上面我所提到的那些史上巨星们不在一个级别上。我属于人数更多的那个级别,是伟大球员,但不是旷世巨星。我觉得我当年是个伟大球员,这是我对我自己的评价。

推荐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8 我爱世界杯 版权所有